欧阳文彬:一辈子爱书的百岁老人_武功-BOX新闻网
全国各地区 优质新闻资讯推荐!

欧阳文彬:一辈子爱书的百岁老人

作者:admin日期:

分类:/武功/

出生于1920年4月的文化老人欧阳文彬,今年步入了期颐之年。她曾说:“我一生都与书为伴,没有离开过出版事业。”小时在湖南乡间,没有书看时,她就到大祠堂,听革命老人徐特立的演讲,那些演讲让她懂得了不少革命道理。在苦难年代,她渴望有书的日子。1939年,19岁的欧阳文彬进入新知书店工作,自此,她的一生都没有与书须臾分离过。

因一则招聘广告加入新知

1938年,欧阳文彬加入了党组织,第二年,经八路军办事处安排,她参加了九战区政治部抗日流动宣传队。长沙沦陷后,她与九战区宣传队的地下党员按上级指示暂时离队,自谋职业,日后再找机会接上组织关系。回到家乡的欧阳文彬心里一片惘然:今后路在何方?突然,《救亡日报》上的一则招聘广告吸引了她——桂林新知书店在招聘店员。她心头一热,决定去应聘。当天,她就兴冲冲地离开了零陵老家。

那时,欧阳文彬没钱买火车票,凭一身军装和一张“差假证”免费搭乘了火车,到了桂林没钱投宿,就先把包裹寄放在一家汤圆店,然后直奔桂西路新知书店。面试那天,总经理徐雪寒热情接待了她,一番问询后,请她留下地址,说考试前会通知她。她回答说在桂林人生地不熟,没有地址。徐雪寒就让她把包裹拿到书店来,晚上打烊后暂时睡在放书的桌子上。这样,欧阳文彬才算在桂林有了一个栖身之处。

那段时间,欧阳文彬帮店员理书上架,接待顾客,干店里的各种杂活儿,一日三餐也跟着大伙一起吃,书店俨然成了她的家。到招聘考试那天,徐雪寒交给她两项任务:出几道考题和接待考生。欧阳文彬出的考题经徐雪寒过目后,徐雪寒便决定吸纳她入店。这样,欧阳文彬未经正式考试,通过徐雪寒对她的“面试加出题”考核后,就顺利过关,留在了书店。书店的老店员把欧阳文彬当作自家人,新进店员却把她当作老店员。

危难之际走进开明

当年,桂林新知书店因销售进步书刊,面临被查封、停业的危险,新知书店为应对危险,将门市部转让给文化供应社。那时,邵荃麟、傅彬然、宋云彬都在文化供应社工作,傅彬然还兼职做《中学生》杂志编辑。见到欧阳文彬在自学英语,傅彬然就把《莫斯科新闻》上的文章交给她翻译。欧阳文彬译好的文章请人校阅后,便在《中学生》上刊出。这样,欧阳文彬从《中学生》的读者变为了作者。

1944年,欧阳文彬按党的指示,从桂林去重庆接受新任务。原来,根据周恩来要求,新知书店要在重庆市中心开辟新门店,让在那里工作的人能买到进步书刊。为了不引起注意,重庆新知书店门市部以亚美图书社名义对外开业。时值冬天,特务找上门来,突然将书店查封,将其他店员遣散,只留下当经理的欧阳文彬看管店面、等候处置,其实就是软禁了她。幸得冯雪峰帮助,他带着文友韩侍桁赶来解围,欧阳文彬才重新获得行动自由。但“躲过一劫”的欧阳文彬又一次失业了,为了不暴露身份,她想悄悄另谋出路。

一天,叶圣陶从成都到重庆开明分店商谈业务,商谈间隙与《中学生》杂志的青年作者见面。当时,经由傅彬然介绍,欧阳文彬第一次见到叶老,她给叶老留下了良好印象。不久,傅彬然告诉欧阳文彬,叶老请她进开明书店工作。在欧阳文彬走投无路之际,是叶圣陶的关心,让她顿感“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”。自此,欧阳文彬从《中学生》的作者,又变成它的编辑。

抗战胜利后,欧阳文彬与叶老等开明书店同仁一起回到上海,在虹口四川路开明新村迎接上海解放。

晚报十年与赵老同甘苦

1953年,《新民晚报》改为公私合营前,在上海市委宣传部报刊处工作的欧阳文彬,受组织委派到该报任公方代表。《新民晚报》完成公私合营后,赵超构任社长兼总编辑,欧阳文彬任副总编辑兼党支部书记(那时没有党委建制),分管副刊。欧阳文彬敬重赵超构这位老报人,也认同他的办报理念,尤其是他以林放为笔名写的杂文,欧阳文彬每次阅读小样后,都由衷钦佩,正如报社同仁所说,“他们配合得水乳交融”。由此,欧阳文彬和赵超构两人“硬是”把报纸处于低谷的发行量拉了上来。

可是,好景不长,赵超构的杂文触及时弊,引起了社会反响,也惊动了上层。在运动的压力下,他不得不在报上作自我检查。城门失火,殃及池鱼,赵老挨批,欧阳文彬自然也脱不了干系,有言论说是她授意赵老写的杂文。欧阳文彬闻此吓了一跳,说:“这未免抬举了我,我可没那么大的能耐。”还有无中生有的事情——欧阳文彬报上刊发文章,被认为是为人鸣冤叫屈,她只得在下期报上作检讨,为了表示重视,还加了“编者按”。此事最初受到了上级表扬,可后来也成了欧阳文彬的一大罪状,说她利用版面,保赵超构和《新民晚报》,最终是为了保自己“蒙混过关”。可欧阳文彬最终还是没能“过关”,受到组织的处分:因与赵超构狼狈为奸,向党进攻,故降职降薪。

相关阅读

关键词不能为空
极力推荐

聚合标签

武功新闻网,为您提供武功地区最权威的新闻资讯